• <optgroup id="jwrdj"></optgroup>

  • <span id="jwrdj"></span>
    <optgroup id="jwrdj"><li id="jwrdj"><source id="jwrdj"></source></li></optgroup>

    <span id="jwrdj"><output id="jwrdj"></output></span><acronym id="jwrdj"></acronym>
    <strong id="jwrdj"></strong>
     
             郝一鋼:將“配樂”進行到底
     

    【前記】

      郝一剛,新銳音樂人,為奧運大型百集動畫片《福娃》擔任配樂,承擔央視多部熱播影視劇的配樂及插曲,多次為北京電視臺等多家電視臺制作頻道宣傳片的配樂,為聯通、MOTO手機等廣告制作音樂,為三元、北京煙草等多家大型企業制作和創作企業歌,并為多部晚會及多名歌手擔任歌曲的編曲和音樂制作工作。
      到郝一剛家里第一個迎接我們的,是一只貓,一只灰色的美國短毛貓,他的家沒有豪華的裝修,但工作室卻布置得非常專業,他擁有中關村最大的觸摸屏,一整套由三臺電腦連成的專業音制設備,很長時間,一個人,在一只貓的陪伴下,安靜地做自己的音樂。他的音樂目標十年前就很明確,那就是配樂,給電視劇配樂、給電影配樂、給廣告配樂、給欄目配樂,在這些領域里,無論是通俗、美聲、流行、R&B、舞曲、另類、電子和搖滾等各種編曲風格他都信手拈來,了然胸中。
      和郝一剛的交流完全是一個和多種音樂碰撞的過程,我有幸聽到了他創作的各種風格的配樂,動感十足的、恐怖緊張的、憂傷抒情的、舒緩敘事的、激揚時尚的……我第一次發現了純音樂的獨特魅力,第一次真正體會到原來音樂真的有內容有畫面,還有故事。他的心態很平和,一個80后的男生卻總是很真誠地說:“我的滿足感就是很好地為人類做了服務,因為我在幕后,我的任務就是更好地服務于別人,所以我只在意音樂本身而已。”

    為實現最初的夢想一步一個腳印

      郝一剛出生在一個音樂家庭,爸爸是解放軍總政軍樂團長號首席,他從4歲開始學習鋼琴,此后又學習二胡、古箏、葫蘆絲等民族樂器,自小便生長在交響樂和民樂的沃土中。14歲那年,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一家電腦公司接觸到cakewalk3.0音樂制作軟件,從此開始了對于電腦作曲的狂熱愛好。
      郝一剛1999年來北京,至今已經10年了,十年前他就抱著非常明確的目標來北音求學,那就是做一名專業的“配樂”音樂人,“我從最早確立最終目標后就沒有偏離過,十年前立志做配樂,十年后還在這個領域努力探索提高。”為了這個目標,在北音學習的兩年,他學遍了和音樂相關的所有課程,只要是音樂制作系沒課,他就跑到錄音藝術系、流行演唱系(學院)和爵士樂系(學院)去蹭課,“我去錄音系學錄音和混音,因為這對音樂的品質有直接的影響,我去流行演唱系學發聲方法,因為我將來一定會監唱,就會涉及到與歌手專業的術語溝通,我去爵士樂系學爵士鋼琴,因為搞作曲不學美國本土音樂是不夠的,現在我還在家里讀伯克利音樂學院的自學教材。
      漫長的學習過程中,郝一剛覺得最大的收獲就是學院不斷地請國外的音樂專家來講學,他們帶來的很多西方正統的音樂理念和演奏創作方法都讓他受益匪淺,為此他還特意到新東方學英語。在專業教學上,他也一直很感激專業老師帶他們去進行社會實踐,進棚錄音,作品還會交給廣播電臺進行打榜,“在社會實踐中,我自己詞曲并編曲的《傷心只能是過往》、《父親》、《愛從緣來》、《雪天使》等歌曲多次在北京97.4音樂臺播出,其中《愛從緣來》還獲得校園先鋒歌曲排行榜3周冠軍。后來我為著名藝人舜文齊(《特務小強》作者)編曲及制作的單曲《還會有明天》,獲得百度TOP100排行榜第4名。這些我為數不多的流行歌曲創作成績也堅定了我成為一名音樂制作人的決心。”在北音的三年學習就像武術中的站馬樁,都是基本功,這些為他日后的音樂創作與制作埋下了一棵粗壯的根苗。

    奧運動畫《福娃》拓寬音樂創作之路???

      2007年,由奧組委、北京電視臺和北京卡酷動畫衛視聯合制作的百集奧運動畫大片《福娃奧運漫游記》10月1日在央視首播,這部世界上第一部以奧運吉祥物為主角的動畫長片,其中有三集的配樂部分要求采用原創音樂來制作,而《鐵餅》集的配樂部分就是由郝一剛創作完成的。“《福娃》是一部集中國特色與奧運精神為一體的原創動畫巨制,能擔任《鐵餅》集的音樂創作要得益于我為北京電視臺成功創作的臺標音樂,那段音樂雖然很短,但是我用傳統音樂的作曲技法,加上流行音樂的元素很好地把握住了效果,臺里覺得有人能用計算機做交響樂做成這樣很難得,所以就把《福娃》這個重要的任務交給了我。”
      《鐵餅》集講的是為了了解鐵餅運動的歷史,卡酷玩偶們跟著晶晶來到古代希臘,用起了石頭做的鐵餅。根據古代規則,力氣最小的“迷你”出人意料地取得了冠軍。這一集的場景和劇情跨度都很大,對音樂人的考驗自然也很大,聊起具體的創作經歷,郝一剛回憶說:“當時導演就跟我說了7個字,‘民族元素,像大片’,這就要靠深厚的作曲功底才能完成,就像你首先要知道各種畫的畫法,才知道怎么去畫一幅各種風格的畫。先要理解劇情,熟悉氣氛,要知道用不同的元素創作不同風格的音樂,緊張就要用緊張的作曲技法,舒緩就用舒緩的作曲技法,民族元素就用民族的和聲技法。同時,這是兒童劇,形象要鮮活,情感上要能感染人心,音樂的起落也要設計得很好”。
      郝一剛用了5天的時間很順利地完成了創作,運用的音樂元素有爵士樂、管樂、還有少量的中國傳統旋律和舞曲,風格涉及到緊張音樂、羅馬古典音樂,西方古典音樂,爵士樂的配器法等等,“一個好的配樂,必須要讓你所配的畫面得到本質的提升,能夠豐富畫面,震撼人心,感動人心,畫面想要告訴你的故事被你的音樂進一步地體現了,畫面只是抓了一個鏡頭,但是音樂卻能讓你情感的變化更豐富” 。

    奧運年一口氣做了7部大型電視劇配樂

      2008年是郝一剛最忙的一年,由于《福娃》很成功的一個開頭,越來越多的電視劇導演找到了他,于是這一年,他一口氣做了7部大型電視連續劇的配樂。“音樂在影視中是非常重要的,比例不下于40%。音樂能幫助人們更好地理解劇情,恐怖片全是靠音樂來渲染的,我的任務不僅僅是看懂劇情后準確把握音樂,而是要做更有風格的音樂,提升電視畫面帶給人的情感沖擊”。
      郝一剛以一個專業音樂制作人的身份接的第一部電視劇的配樂就是由保劍鋒、岳躍利和殷桃領銜主演的電視劇《大珍珠》。電視劇配樂和電視電影配樂不同,電視電影會把已經剪輯好的畫面先呈現出來,而電視劇卻完全相反。“《大珍珠》有30集,我花了整整兩個月的時間,因為導演找到我的時候,什么也沒給我,只是告訴我這部電視劇講了一個什么故事,這就需要你用你足夠的聰明和音樂創作經驗去應對各種各樣復雜條件下的制作。這部劇給我的壓力來自于導演找別人制作過,但是不符合電視劇情,所以才來找我,這樣我就必須超越別人,而且要符合商業標準”。
      《大珍珠》講述了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發生在南方一個小鎮的故事,描寫了殷桃飾演的白珍珠一生坎坷的經歷,突顯女性不向命運低頭、刻苦勵志的成長道路,透過她的人格特質,反映出一個跨越年齡、性別、族群的時代精神“。這是一個時代劇,雖然我只有一個故事梗概,但是根據導演所提供的劇情建架,我就猜哪些電視劇是和它相仿的,再看看那些電視劇的畫面來猜,他大概需要什么狀態的音樂,找出音樂共性和特性的規律,時代劇就先找時代劇的風格,我會首先考慮三寶的音樂,另外,喜怒哀樂的情感音樂也有共性,再問這個電視劇有什么特殊的場景,仔細揣摩后再根據這些特定的場景創作相應的音樂風格。”
      《大珍珠》在全國一經播出便引爆整個夏季熒屏,先后橫掃廣州、遼寧、上海、重慶等地,收視全線飄紅,其中在深圳播出時以5.43的高收視奪得全年收視冠軍,在杭州地區連續三周蟬聯收視榜首,而整部劇長達一個多小時的配樂極其煽情地升華了故事情節,很多觀眾都長時間地沉浸在音樂的渲染中不能自拔,郝一剛也由此奠定了他在電視劇配樂上的絕對地位。
      在《大珍珠》之后,他又相繼接下了由陳小春主演的《精武陳真》、由王志文和佟大為主演的央視大片《幸福還有多遠》、洪金寶主演的《少林僧兵》、寇世勛和尤勇主演的《虎山行》、王學兵主演的《迷霧重重》等6部大型電視連續劇的配樂。
      “如果你為最終目標做的準備比較充分的話,一把就能讓別人發現你,正是由于《福娃》,別人找我做《大珍珠》了,又因為《大珍珠》,后面就一部接著一部的來了,擋都擋不住。”問起他成功的起步,郝一剛很自然地說出了這句經典的話。

    配樂能讓我堅持一輩子

      在電視劇配樂的同時,郝一剛也做了不少電視電影、廣告和欄目的配樂,還給很多著名的企業創造過形象宣傳歌曲。“電視電影的音樂要求更高,因為畫面已經全部出來了,那音樂的藝術性就需要更強,而廣告是一個時尚,需要非常時尚的生活體驗,還不是我這個年齡的人能做好的,需要我更加開闊自己的音樂思維。”
      “一個好音樂的誕生,不僅僅是能力和靈感,還和工作的設備有關,但有時候僅有電腦音樂是不夠的,因為電腦雖然可以模仿樂器,但不能模仿人的感情,那種演奏者的情緒和細膩的情感是電腦達不到的,這就要錄真人演奏。”于是,我在他的工作室里看到了一大堆能發出各種聲音的樂器,這些都是他自己錄音會用到的,他耐心地給我們演示每種樂器的演奏方法,葫蘆絲、巴烏、響木、馬蹄鈴、一套大小不同有各種音高的木魚,還有石琴、回音缽、小板兒、竹笙、蛙音筒……
      對他來說,配樂是一個很有意思并且很有意義的事情,他把《軍港之夜》改成小提琴協奏曲,沒有流行,只剩古典,他用美式大片的配樂形式來處理各種時代的情感,他將《愛的代價》編成配樂,除了憂傷,更多了些敘事的回憶。對他來說,音樂不拘泥于任何風格,任何音樂在他的手下都能融合成諧和的篇章。
      郝一剛的愛好很廣泛,但也都是有意識地服務于他的創作。“我喜歡去電影院看電影,基本每個月都會去,花好幾百塊錢,就是為了聽它的音樂效果,什么時候有沖擊感,什么時候能催人淚下。我也喜歡去迪廳聽音樂,迪廳音樂是真正服務于人的,而且他的音樂很現代很流行,有些流行音樂也許歌手表現自己的感傷很多,但是迪廳音樂比較陽光快樂,會讓人忘我地HAPPY,有時候我就要一杯酒在那里坐著聽一晚上,聽了4年,今年才去蹦,結果一蹦才知道怎么去寫!”
      在他看來,一個真正熱愛音樂的人,每分每秒都想著和音樂相關的事,“你的大腦不會停止對音樂的想法,甚至你聽到一個手機鈴聲,聽到一個廣告的每一個音色,或者你在路上走的時候聽到了某一個人哼的旋律,都會對你產生影響。”如果說08年是忙綠的一年,那么09年更多的是充實和思考,現在的他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沖刺,中國的音樂創作系統學完了,他就自學國外的教材,他手邊是一堆堆的外國原版音樂教材,《西方作曲技法》、《自由作曲》、《復調對位》……“學習是永無止境的,你要記住,永遠要對得起‘音樂制作人’這個稱呼,一個音樂制作人是應該有能力駕馭任何音樂風格和掌握所有和音樂有關的環節。”我相信,這一切都是為了他現在的“配樂”服務,因為他的目標一直很堅定,這輩子就是做配樂,做到瘋狂,做到極致。

                                           (圖/卞世超 文/吳坤)

       
       
       
     

    北京現代音樂研修學院 www.jessicakmiec.com 地址:北京市通州區云景南大街68號 郵編:101121 乘車路線(圖) 招生辦電話:010-60528885、60527838 傳真:81532440
    對外合作電話:010-60526214招生辦郵箱:cma_zhaoban@163.com 人事處郵箱:cmi0001@163.com 院辦郵箱:cmayb@163.com?對外合作:cmi_business@126.com
    技術支持:webmaster@bjcma.com 維護、投訴:cma315@163.com

    久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