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jwrdj"></optgroup>

  • <span id="jwrdj"></span>
    <optgroup id="jwrdj"><li id="jwrdj"><source id="jwrdj"></source></li></optgroup>

    <span id="jwrdj"><output id="jwrdj"></output></span><acronym id="jwrdj"></acronym>
    <strong id="jwrdj"></strong>
     
             李勃剛:將中央的聲音安全高質傳播出去
     

    【前記】

      李勃剛,中央電視臺新聞制作部錄音師,親眼見證神五、神六載人飛船上天落地,親自直播胡錦濤總書記、溫家寶總理等國家領導人重要講話,親身參與“全國兩會”、“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臺灣政黨訪問大陸”、“博鰲論壇”等大型直播政治活動的前、后……錄制的《新聞聯播》、《文化報道》等節目獲廣電總局頒發的我國政府部門最高榮譽“金帆獎”。
       約訪李勃剛的時間比較長,當時以為是臺里的事忙,直到見面才知道他因為生病一直在住院,在和李勃剛兩個多小時的訪談中,我有個最深刻的印象,那就是CCTV新聞頻道錄音師的活兒不是誰都能干的,不是指異常辛苦,而是工作需要太細致、太迅速、太全面,同時壓力也是常人所不及的。記得兩年前的此時我曾采訪過他,那時的他心寬體胖,現在卻異常消瘦,臉上有了皺紋,留著胡子,大病初愈的他極力否認工作的重壓,自嘲為減肥,但我堅持認為,長時間的思想緊張、多年的熬夜和不規律生活工作狀態,對一個人或多或少是有健康負影響的,對于這些,他只是很平靜地說:“嗨~,把中央的聲音安全高質地傳播出去,是我們對全國人民應負的責任。”

    和北音一同成長

      李勃剛喜歡音樂是從接觸各種樂器開始的,單簧管、竹笛、薩克斯都有一手,中專又學了鍵盤和聲樂,來北音之前,他已經是一所小學的音樂老師了,之所以選擇繼續深造,完全是出于對音樂的熱愛。“我是在《通俗歌曲》雜志上知道北音的,因為當時太喜歡音樂了,覺得自己的音樂才能還沒能全部發揮出來,就想給自己一個機會。來北音最開始是在器樂系(現北京現代音樂學院爵士樂學院)學鍵盤,還組建了一個樂隊,自己擔任鍵盤手,但是兩個月后就發現其實自己的底子并不好,學起來太費勁了,不會有大發展,而且我知道樂手和歌手越老越不值錢,而錄音師和制作人是越老越值錢,所以就轉到音樂錄音系(現北京現代音樂學院音樂傳媒學院)開始學習錄音。”
      在音樂制作系的兩年是李勃剛收獲最大的兩年,他很快發掘出自己對聲音藝術處理的潛力,由于成績突出,他很順利留校,對他來說,對學院最深刻的記憶和難以割舍的情感都是在這段時光。“當時我們還在豐臺的校區,條件比較艱苦,我很累也很操心,那時我一人頂三人,學院后勤、班主任輔導、錄音、擴聲實踐教學和錄音棚建聲設計以及錄音管理等等,什么都管,但是能和學院一起成長也是很自豪的一件事。”

    走進央視新聞頻道

      2003年5月1日,中央電視臺開通了我國第一個全天候新聞電視頻道,24小時滾動遞進式傳播新聞,通過衛星和電纜覆蓋全球。李勃剛憑借為山鷹組合、聲音碎片樂隊錄制的高品質音樂順利通過面試,成為新聞頻道首批錄音師。新聞頻道成立不久便相繼直播了美國總統布什駕戰機飛臨“林肯號”、土耳其地震、央視記者攀登珠峰的每日直播以及對中國海軍潛艇失事等重大事件第一時間的字幕報道,一切都如頻道創辦者預期那樣及時靈活地報道最新發生的新聞。
      李勃剛進臺后先是做聲音前期和后期的制作工作,這是做直播節目前必經的磨練,他還記得自己第一份音頻的活兒就是在語言錄音棚里給主持人沈冰錄音,之后在那兒“坐”了兩個多月,同時,由于他對音樂風格的快速反應和準確定位,臺里很多頻道宣傳和包裝的重擔也落在了他身上,所以他也擔任了音樂編輯的職業角色,“記得比較清楚的是2004年7月20日,新聞頻道《法治在線》欄目推出的首屆‘我最喜愛的十大人民警察’評選活動,這十大警察的宣傳片就是我做的,還有很多頻道宣傳片、節目宣傳片,以及像新聞聯播里‘時代先鋒’這樣的小欄目音樂我也會做一些,一般都要得很急,工作都不是很龐大,但是很碎,都是很隨意地做些額外的工作。”

    第一次直播挑重擔

      在中央電視臺,做直播錄音是最考驗人的,也是李勃剛思想最緊張的,因為直播的節目往往都是非常重要的政治活動,也都是涉及到國家最高領導人的活動。李勃剛還記得第一次參加直播,就見到了兩屆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記得那次是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中央軍委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鄧小平同志誕辰100周年紀念大會,當時,黨和國家領導人胡錦濤、江澤民、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曾慶紅、黃菊、吳官正、李長春、羅干都在主席臺就座。首都各界6000多人出席了紀念大會。那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看見我們的最高領導。”
      李勃剛對第一次直播的事情記得特別清楚,“當時,萬人大禮堂內氣氛非常莊嚴,這次活動最重要的就是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大會上發表的講話。我們主要負責直播總書記的聲音,我在現場一個角落的直播調音臺,特別緊張,我只知道當時大腦要非常清醒,如果稍一分心就會出現聲音中斷、聲音質量下降,聲音的品質劣化,或者聲音不干凈、變形、有雜音等問題,這些都有可能在直播當中發生。還好我們是兩個人兩張臺子同時用,有補救措施,這邊出問題了那邊趕緊頂上,反正那次一個多小時的緊張工作都挺順利的。”
      在聊到有沒有看現場忘形的時候,李勃剛坦誠地說:“有時候播新聞會看進去,但是一般很短的時間就會提醒自己保持清醒,另外,在允許你給黨中央領導做重大直播節目之前,都要經過很多‘次要的’訓練,我們都不敢看進去,大家的頭腦也都很冷靜,告訴自己只能想工作,直播過程中我也會有意識地提醒自己。”

    “看點”最花功夫

      對新聞錄音師來說,最費腦筋最花功夫的工作不是直播的時候,而是頭一天的“看點”,只有“看點”看準了,正式直播才能踏踏實實地干。“看點就是提前去活動現場準備第二天直播的錄音設備架設工作,直播的方案都是我們自己設計,既要美觀又要方便,還要有備份措施,其實人民大會堂本身有擴聲系統,我們也會取一些備份的線路信號確保萬無一失。架設設備最重要的就是要考慮全面,準備細致,這個最麻煩。”
      說到具體的架設,李勃剛頓時打開了話匣子,“我們要先去看現場什么樣,我們的設備可以架設在什么地方,允許架設的地方有多遠的距離,用多長的線,是有線設備,還是無線設備,話筒怎么架,線走哪兒既不礙人事,又要好看,同時也要考慮距離,太遠了對聲音的損失也有,還得你自己工作方便……”“比如說今年奧運、殘奧會的時候胡錦濤總書記接見幾十個國家元首,事先有好幾場活動,宴會廳有一場,樓下北大廳,東大廳有一場,他的行走路線我們就要特別熟悉,好幾個點都要有人在那里等著,到了哪個廳哪個廳的圖像啊,聲音啊都要保證有,我們就要考慮到總書記從哪個門進,我們的線通過哪兒送達外面的轉播車,話筒的擺設如何做到美觀安全等等,各方面因素都要考慮齊了才行。”
      如果是一名普通的語言錄音師,也許不會有這么多要考慮的事情,我想,李勃剛的壓力主要來自于對黨和國家的責任,因為中央的聲音就是通過他們傳播出去的,這種責任促使他對每一件事都力求完美。

    現場反應最考驗人

      在中央電視臺的幾年,李勃剛已經是久經沙場了,但是很多時候,意外總是會發生,這些都是非人為所能控制的,這就需要錄音師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最正確的反應。“在今年召開的一次重要經貿論壇上,好幾個國家的元首都要講話,所以開通了好幾種語種的同傳聲音,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把同傳聲音取回來轉送回家去,對于我們中國人的新聞頻道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中文聲音,其他國家元首的原聲用很小的聲音鋪在那里,所以我們用的就是中文信號。”
      問到有沒有在直播中出錯,李勃剛激動起來,很快地就說起了這段驚險的直播經歷,“剛開始是我們的領導人講話,那時候不需要同傳,但我會時不時地監測那幾個通道有沒有聲音,正常不正常,結果在領導人快講完了、快換該說英語的元首講話的時候,我一聽,壞了,中文同傳的那個通道的聲音沒了,當時馬上英文聲音就要進來了,但是這邊坐著的人還不能動,該推哪個推哪個,我就趕緊和旁邊協助的人說,趕緊檢查,試了幾下不行又趕緊換線,臨時換根線,當時時間要快,腦袋要清醒,后來換了一根最近距離的線就好了,要不然我們這邊的中文聲音就采不到了, 你想想我們開始試的任何線都沒有問題,后來突然就有問題了,這樣的事情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如果是特別重要的活動,家里會備份,但是我們的工作就失誤了,沒有把這聲音送回去,沒有通過衛星送到電視臺,這樣的意外經常會有,需要冷靜清醒地快速反應,但是黨的要求是確保萬無一失,所以我們的心理壓力特別大。”

    新聞錄音自成特色

      在來央視新聞頻道之前,李勃剛在唱片公司做過三年的音樂錄音師,在那期間他錄制過很多電視劇的音樂以及歌手和組合的專輯,他自己最滿意的作品就是為聲音碎片樂隊錄制的專輯《優美的低于生活》,“那是我最花心血做的一張專輯,后期混音都是反復的琢磨,也是我覺得品質在當時最好的一張專輯。音樂錄音師其實是聲音要求最高的錄音師,有太多的藝術在里面,這點和新聞錄音師有本質的區別。”
      2004年,李勃剛制作的《新聞聯播》、《文化報道》等節目,參加廣電部錄制技術評獎,獲得“金帆獎”,這是在音頻視頻技術領域廣電部門的最高獎,但李勃剛并沒有很在意,他說,他只是做到了聲音的響度、平衡控制等問題,其實按照音樂錄音師的要求,還有很多要去打磨,但是新聞錄音師有其自身的特點。
    談到新聞錄音,李勃剛感觸很深,“簡單地說,音樂是后期,新聞是現場。新聞有突發性,有時效性,新聞發生了馬上就要播,播完了就沒法再補了,為了把這一瞬間留下來,你可能顧不得把聲音做得很細致,新聞比較珍貴的時候,有就比沒有強,新聞的特點決定了有些時候聲音的質量可以低一點。從音質評價上講,聲音有很多級別,有可懂度、清晰度等,新聞就是在可懂度的前提下越高越好。”

    責任重于泰山

      CCTV新聞頻道是全天24檔整點新聞,整點新聞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向觀眾提供第一手的國內國際新聞資訊,要凸顯時效性和信息量,并實現滾動、遞進、更新式報道,工作量可想而知。這次訪談又趕上兩會,問到工作的強度,李勃剛使勁地搖著腦袋,“兩會是關系民生的重要大事,工作強度當然很高,基本上都不能回家住,一是要考慮到交通問題,早上很早就要到,不能堵車,晚上要干得很晚,重大事件有時要到凌晨兩三點,另外要是頭一天的架設方案沒通過,還要拆了重搭,那就更晚了。”
      不僅僅是兩會,平常有重大活動的時候,李勃剛也都是忙得連軸轉,有時候一個星期都不能回家。“那年國民黨主席連戰來訪的時候,要做飛機抵達的直播,我們頭一天下午就開始架設備,一直干到半夜三四點,但是第二天一早很早的班機連戰就到了,我們怕回去耽誤事兒,就穿著軍大衣在那兒等了一宿,其實這都是出于自己的責任心。”
      工作要有大局意識,李勃剛常常把這句話掛在嘴上,“新聞就是生命,時間是不等你的,隨時就會突發,所以這樣的工作性質決定了我們沒法朝九晚五和有固定的雙休,我們都是自覺地處于時刻待命的狀態,像一位國家領導人因病在凌晨兩點逝世,臺里半夜打電話叫我去制作播出的片子,插播這條新聞,而四川大地震和奧運會都是24小時不間斷直播,我們在調音臺前高強度工作了近一個月,思想長期處于緊張狀態。但是我們都沒有怨言,這就是我們的責任,責任重于泰山!”

    屢次見證中國重大歷史時刻

      雖然新聞錄音師都是在背后默默工作,也許沒有人知道他們,但是李勃剛卻享受著工作帶來的成就感,這種成就感來自于他親眼見證了中國太多的重大歷史時刻,這些閃光的瞬間,這些劃時代的變革,在他的眼中是那么令人自豪。
      “我真的見證了我們國家很多重大的歷史時刻,比如十七大,比如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比如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來訪的‘兩岸破冰之旅’,到之后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來訪,到后來每年的政黨交流,這些歷史時刻都是讓人能記住的時刻。”
      說起印象最深刻的歷史瞬間,李勃剛自豪地說起了我國的繞月衛星“嫦娥一號”,“ 2007年10月24日,我們的‘嫦娥一號’月球探測衛星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由‘長征三號甲’運載火箭發射升空,運行在距月球表面200千米的圓形極軌道上執行科學探測任務。我記得很清楚,那是當天18時05分成功發射升空的,而我在火箭正在騰空的時候不知道誰無意中給我照了張相,照得很清楚,我的身后,我國的首顆繞月衛星正在升空,這是我們中國自主研制、發射的第一個月球探測器,它的發射成功在政治、經濟、軍事、科技乃至文化領域都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就如當年中國爆炸原子彈之后全世界華人的欣喜一樣,這種親眼見證中國強大的自豪感是無以言表的!”
      中國的發展日益強大,有太多太多劃時代意義的歷史時刻,而這些時刻都是由新聞頻道第一時間傳播出去的,能夠親眼見證這些神圣的瞬間,恐怕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待遇,而李勃剛就獲此殊榮,北音也引以為豪!

                                                   (圖/卞世超 文/吳坤)

       
       
     

    北京現代音樂研修學院 www.jessicakmiec.com 地址:北京市通州區云景南大街68號 郵編:101121 乘車路線(圖) 招生辦電話:010-60528885、60527838 傳真:81532440
    對外合作電話:010-60526214招生辦郵箱:cma_zhaoban@163.com 人事處郵箱:cmi0001@163.com 院辦郵箱:cmayb@163.com?對外合作:cmi_business@126.com
    技術支持:webmaster@bjcma.com 維護、投訴:cma315@163.com

    久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