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jwrdj"></optgroup>

  • <span id="jwrdj"></span>
    <optgroup id="jwrdj"><li id="jwrdj"><source id="jwrdj"></source></li></optgroup>

    <span id="jwrdj"><output id="jwrdj"></output></span><acronym id="jwrdj"></acronym>
    <strong id="jwrdj"></strong>
     
             丁漫江:“丁大師”的終極音樂夢想
     

    【前記】

      丁漫江,原名丁江,著名錄音師、音響師,欣士力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佚隆錄音棚首席錄音師。曾為臧天朔及樂隊、騰格爾蒼狼樂隊、竇唯、葉蓓、刀郎、戴軍、范冰冰、陳好、馬伊麗、沙寶亮、林依輪, 滿文軍、陳坤、佟大為、老狼、成方圓、斯琴格日樂、杭天琪錄制專輯。為《第一次緊密接觸》、《茶馬古道》、《一米陽光》、《絕對隱私》、《天下無雙》等大量影視作品錄制音樂。并參與了2002、2003年文化部春節晚會、歌舞晚會,2004年戲曲晚會的創作。
      與丁漫江的采訪約在他工作的公司,那天他一身休閑的裝扮:舒適的衣褲、夾腳拖鞋、雙肩背包……要不是已經采訪過的幾位錄音系優秀畢業生不約而同地提到了“丁漫江”這個名字,讓我對他的厲害有所耳聞,我還真不敢相信這個笑容親切的中年人就是那個很有名的“丁大師”。但很快我就明白了一個道理——大師就是大師,就像修煉到最高境界的武林高手一樣,看似不露聲色,卻散發著不容置疑的威嚴。
      采訪并沒有馬上開始,丁漫江先帶我們參觀了公司和劇場,邊走邊耐心地向我們介紹:這是會議室,這是大錄音棚,這是小錄音棚,這是演出劇場平時有很多精彩的演出……就像在介紹自己的家,很隨性,卻又透露著小小的驕傲之情。一個人要對自己所從事的職業有多熱愛才會愛屋及烏地把公司當成家來看待?這一問題在隨后的采訪中我很容易地就得到了答案。身為“60后”的他和他的同齡人一樣懂得收斂感情,即使再熱愛也不會像現在的“80后”一樣聲嘶力竭地喊出來。但從他淡定卻目光炯炯的眼神卻可以看出,他對音樂的愛深沉,堅定,不容動搖。
      在采訪過程中,外行的我總是問出一些不太專業的問題,丁老師也總是耐心為我做出解答,經常用“對啊”、“是啊”之類的話語鼓勵我繼續勇敢提問,一如他的學生們所說的“對學生很有耐心”。我想,如果他把主要精力放在教學上一定會是個一級棒的老師!沒想到這時丁漫江說,“我的終極目標是在教育方面有所作為!”當丁漫江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中國錄音界的未來聽到了希望。

    學錄音我就是最好的

      文化大革命后期出生的丁漫江小時候接觸最多的就是樣板戲。一到節假日學校不上課,他就會跟著老師同學排各種歌舞節目。與別人認為自己被剝奪了童年時光不同,丁漫江卻深深喜愛著這些文藝活動,并且從小就覺得自己應該是干這行的,但家在農村的丁漫江卻一直沒有機會接受正規的音樂教育,有音樂的愛好也只能是自己學。雖然簡單地學了吉他、樂理等音樂知識,但要“干這行”,這些還遠遠不夠
    。   高中畢業,丁漫江考上了湖南岳陽的一所大學,專業是財會。大學時期,他組建了自己的樂隊,經常去歌廳演出掙錢。94年,丁漫江來到了北京。在這個流行音樂最發達的世界,丁漫江意識到,如果決定以音樂作為一輩子的職業,就一定要好好地系統地學習一下,接受一下正規的教育。為此,他去過迷笛等學校去學習,但一直覺得不是很好。“感覺像培訓班似的,不太正規,也學不到什么東西。”
      96年,丁漫江無意間看到《北京青年報》上一篇關于北音的報道,“其他的我都沒記住,就記住上面寫學校有權威的專家教授做老師,于是我就自己找來了。”其實丁漫江是“有備而來”的,他把學費都帶好了,一進招生辦公室就交錢,把老師們都嚇傻了。“因為我當時的心情太迫切了,搞樂隊那么多年,一直沒有受到正規的教育,光靠一點小聰明,要想提高很受限制,會走很多彎路。我想這個學校老師應該很棒,而且別的流行音樂好多培訓班,都是幾個月,只有這里是兩年,我想不會錯的。”
      剛來學校時,丁漫江本來想學音樂制作,但一個月的預科班上下來,丁漫江猶豫了。“同學們的功力都太深了,好多都是幾歲就開始學音樂,相比較起來我的起步太晚了。”
      預科班結束后的暑假,丁漫江沒有回家而是留在了學校。有一天他看見王少杰院長(音樂傳媒學院院長)圍著調音臺,拔了這兒,修修那兒,丁漫江心想,能把這么復雜的東西拆開了修,這得多厲害啊!他心里有些動搖,就把自己的煩惱和王少杰院長交流了一下,王少杰院長告訴他錄音是怎么回事,丁漫江心想,錄音的設備需要理工方面的知識才能學懂,他是學理科出身,學錄音有一個比較好的起點。“學制作我也許是最差的,但學錄音我就是最好的!”抱定了決心的丁漫江再開學的時候就轉到了錄音系學習錄音,一學還真像他所說的成為了最好的。

    不是做了一張專輯就叫成功

      在學校,丁漫江如饑似渴地吸收著知識,因為年紀已經不算小,所以倍加珍惜學習的時間。畢業后,丁漫江去外地的一個工作室工作了一年。1999年,學校遭遇困難期,丁漫江接到了王少杰院長的邀請,二話沒說就回到了學校當起專職教師。“后來沒有繼續留在學校的原因是覺得自己還需要繼續充電。”
      在學校任教一年后,丁漫江找到了一個好的導師——國內大名鼎鼎的錄音師“老哥”,跟著老哥,丁漫江錄了三年的搖滾樂,也學習了三年。
      2003年,丁漫江加入欣士力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佚隆錄音棚擔任首席錄音師,這個團隊以追求品質在業內形成了良好的口碑,是很多藝人錄制專輯的首選地。
      第一張完全由丁漫江操刀主管的專輯是戴軍的《阿蓮2004》,“上學的時候同學之間聊天時經常說,如果哪天誰能獨立地做一張專輯就太牛了!但做完第一張我才發現,我還有無數需要努力的地方,并不像當初想的做一張專輯就叫成功了。”
      為了做出更好的音樂,丁漫江不斷地學習,“國內國外,只要跟音樂制作有關的著作我都會看看,不管人家說好還是不好,因為我覺得看每本書都會有所收獲。我關注的是他們的制作理念而不是制作手法,制作的手法就像每年流行的服飾、發型,每年都在更新,只有思維方式是最重要的。”
      現在業內存在的普遍問題就是創作環境差,很多錄音工作要求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錄音師沒有時間沒有環境去思考、研究、改正錯誤,但丁漫江為了追求音樂的品質,有時即使不掙錢也會按照自己的原則做音樂。“我算是我們這個圈子里最講究的了,好多錄音師都像做麥當勞似的,我現在收一天的錢干兩天的活兒,一定要給我充足的時間,否則我寧愿不做。”他說有了充足的時間,不斷地去發現改正錯誤,然后產生新的想法,一張做完了,再做下一張的時候就可以上升一個高度,良性循環,高度就會越來越高。

    成為藝人都愛合作的“丁大師”

      正因為這種不斷探索,追求高品質的精神,丁漫江的作品在業內有口皆碑。丁漫江自己已經不記得和多少藝人合作過,“現在內地圈子里能想到的大部分藝人應該都合作過吧!”騰格爾、葉蓓、臧天朔、沙寶亮、林依輪……“最近剛做完孫悅的新專輯,孫悅自己說這么多年在我們這兒做的這幾首是最滿意的,和其他歌手的合作也都挺愉快的。”
      讓丁漫江印象比較深刻的是給一些第一次唱歌的演員錄音時的情景。“陳好開口唱的第一首歌都是在我這兒。當時她唱的是她主演的電視劇《雙響炮》的插曲《好想愛你》,原本只是好玩,過來唱一下,唱完以后我們就幫她做了。等她拍完片回來以后再聽我們做好的母帶,都不敢相信那是她自己唱的,一下就有了信心,開始唱歌了。”范冰冰的第一首歌《花開自在》也是在丁漫江的錄音棚誕生的,還有佟大為、馬伊利、陳坤……丁漫江說他沒有一個作品是做過以后一下子就火了,但在圈子里大家都很認可,很多藝人都愛找他合作。“這些年我們的團隊做的東西品質還是比較高的,具體做過的專輯數記不清了,應該有好幾十張了。” 丁漫江說,到了錄音這一步,創作已經不是必要的,前面有太多作詞、作曲 、編曲上的創作,到了錄音,首先要做的就是把前面的這些創作都體現出來,把作品的真實意圖反映出來,“能把作品很好地呈現出來就是一個了不起的錄音師了,多數人達不到這點,我也在不斷地努力。”雖然被業內的人尊稱為“丁大師”,但相信丁漫江對于成功的定義卻遠不止于此。對于已獲得的成就,他從不刻意提及,與一些足以讓錄音師驕傲的合作對象合作在他輕描淡寫地描述中也變得有如家常便飯,也許這就是大師的風范吧。

    終極目標是在教育方面有所作為

      雖然已經貴為“丁大師”,但丁漫江說,他在自己個人的工作上并沒有太大的野心,他的終極目標是在教育上有所作為。
      丁漫江一直喜歡教書,雖然離開了學校,但他現在仍擔任北京現代音樂學院錄音系耳音訓練課教師的工作。“我們的音樂與外國的音樂存在差距,這個差距是教育缺失造成的。當時王少杰院長來學校的目的就是把自己幾十年的所學傳授出來。他從電影學院畢業,覺得有太多沒用的東西,他就想好好整理一下,最大限度地教一些有用的東西。這些年我經常和王院長一起討論課程的設置,其實我們設計的課程還是比較完美的,雖然實施起來有難度,以至于有時我們達不到我們想要的要求,但即便這樣,現在我們學校出來的學生也遍布于全國各地大小錄音棚。”談到學生,丁漫江無疑是驕傲的,因為這是他最在意的成就。
      “我覺得我的努力已經起到一些作用。以前我是站在這個專業里面看錄音,很多東西看不大清楚,只能把自己的一些經驗、得失告訴學生。慢慢地,我可以跳出來了,站在一個比較高的角度去看整個的教學,告訴學生怎樣才能學好錄音,從哪些方面要補充,哪些方面是重點,哪些方面是弱點,最應該加強哪些方面。這些年我個人在這些方面有很多心得分享給學生們。”
    同時,丁漫江在教學過程中的收獲也是巨大的。“在學校上課,只比學生好一點點是不敢站上講臺的。上課的時候,你要和學生講三分,你自己就要有十分。在工作中很多時候解決問題用的是經驗,和學生講的時候就不行了,必須把一個事從頭到尾,每一個環節都捋清楚,不能經驗主義。所以站在講臺上壓力是很大的,要應對學生各種各樣的問題,還要把問題都解釋清楚,讓學生能充分理解,很難。所以教書的過程也是進步的過程。”
      丁漫江在物質方面沒什么欲望,這兩年練習了太極,他的心態更加平和,當然身體和精神狀態也好了很多。“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說,好的身體是革命的本錢。確實,錄音界需要“丁大師”,學生們需要“丁老師”,未來還有很多事等著丁漫江去做,“終極目標”的實現指日可待。

     
       
     

    北京現代音樂研修學院 www.jessicakmiec.com 地址:北京市通州區云景南大街68號 郵編:101121 乘車路線(圖) 招生辦電話:010-60528885、60527838 傳真:81532440
    對外合作電話:010-60526214招生辦郵箱:cma_zhaoban@163.com 人事處郵箱:cmi0001@163.com 院辦郵箱:cmayb@163.com?對外合作:cmi_business@126.com
    技術支持:webmaster@bjcma.com 維護、投訴:cma315@163.com

    久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