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jwrdj"></optgroup>

  • <span id="jwrdj"></span>
    <optgroup id="jwrdj"><li id="jwrdj"><source id="jwrdj"></source></li></optgroup>

    <span id="jwrdj"><output id="jwrdj"></output></span><acronym id="jwrdj"></acronym>
    <strong id="jwrdj"></strong>
     
             王磊:錄音與教學的二則運算法
     

    【前記】

      王磊,國內著名錄音師,中國錄音師協會理事,音樂傳媒學院常務副院長兼錄音藝術系主任,副教授。音頻應用/MIDIFAN、錄音混音/Pro Tools專區版主。曾與臧天朔、任賢齊、黃品源、李宇春、周華健、孫儷等多位知名歌手合作,擔任多張唱片、單曲的錄音制作工作。2006年為歌手胡楊林錄制的歌曲《香水有毒》紅遍大江南北,同時王磊也在錄音界名聲大噪。2007年9月成立Allanwang Mixing Studio,任制作總監、混音師。
      雖然早知道王磊是音樂傳媒學院的副院長,卻一直習慣稱呼他王老師,因為總覺得年輕帥氣的他與人們傳統印象中的“院長”太不一樣了。在學校中遇到他,你甚至會把他誤認為一名學生,如果是老師,也一定會是那種告訴學生不要墨守成規、要堅持自己理想,會千方百計想出新奇的方法提高學生的學習興趣,也會在課后和學生一起打籃球的酷酷的老師。
      采訪在剛剛裝修完不到半個月的“AllanWang”錄影棚里。柔和的燈光,舒適的沙發,漂亮的吊燈,素雅的壁紙,錄音棚像一個舒適溫馨的家,讓人一進到里面就會感覺到心情很放松。錄音棚的墻上掛著許多空著的相框,王磊老師告訴我,那些相框是要裝以后在這個錄音棚里產生的專輯的。相框并不多,相信以后在這里產生的作品遠遠大于這些,這也讓我對什么樣的作品才能上這面墻好奇不已。
      在優美的環境下,采訪也變得不像采訪,好像只是朋友間的聊天,他娓娓道來,我細心聆聽。王磊老師說,很多人說他傲,這和我印象中的他完全不一樣。印象中,他很親切,會盡量配合我們的工作,完全沒有架子,所以才會一直把他僅僅當成一個老師。但隨著訪談的深入,我漸漸可以理解“傲”的評價從何而來了。當他談到錄音,“傲氣”就情不自禁流露出來。但對于這樣一個年輕人,我想誰都會容忍他的“傲”,畢竟,他有“傲”的資本。

    差點成為歌星的錄音天才

      來北音以前,王磊沒有系統地學過音樂,當過文藝委員,喜歡帶領著大家排舞唱歌;在唱片店打過工,在與磁帶打交道的過程中對這個能產生美妙音樂的小小盒子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歌廳里做過調音師,會在別的學生猛背單詞的時候每天不厭其煩的翻閱厚厚的英文字典只為搞懂先進的調音設備的說明書……這些是他與音樂的全部關聯。高三時,身為美術特長生的王磊做了一個出乎所有人預料但卻改變了他人生軌跡的決定:報考北京現代音樂學院。“當初如果不走音樂這條路,就去學美術了。雖然老師說我畫畫很有天分,爸爸也是搞美術的,但我還是覺得音樂更適合我。”
      決定走音樂之路的王磊正巧看到中央電視臺播放的李罡院長主持的《通俗歌曲演唱技法》,又在《通俗歌曲》雜志上看到北音的招生信息,院長就是李罡,“我覺得學流行音樂就應該去找這個人,就來了。”
      當初報考北音,錄音專業只是王磊的第二志愿,“第一志愿是流行演唱,怕自己考不上才報了一個第二志愿。”當時考完流行演唱,又直接考錄音,由于王磊在高中的時候就做過調音師,王少杰院長(音樂傳媒學院院長)一下就看中了他在錄音方面的天分,把王磊“拉”進了錄音系。“當時王少杰院長跟我說學錄音也一樣可以學流行演唱,而且還可以自己給自己錄專輯。我本身又做過調音,從小就特別喜歡磁帶這個東西,覺得錄音跟唱片的關系挺多的,所以我覺得學錄音可能跟我那個年代的夢想比較接近。”
      在學習錄音的同時,王磊也沒有放棄他關于唱歌的夢想。“在上學這一年半里,我給自己錄了三張專輯。因為我當時和帶我實踐課的李勃剛老師(《北音傳奇1專訪嘉賓、現中央電視臺新聞部錄音師》)關系特別好,錄音棚鑰匙基本都在我手里,每天晚上我就去給自己錄專輯。”提起起這段往事,可以看出王磊對校園生活的深深懷念,以及對恩師的感激之情。“在學校上學的時候,最難忘的事就是老師們都對我很好。”

    為了堅持音樂理想留校執教

      臨近畢業,王磊進入北京電視臺實習,由于表現出色,實習結束時,王磊收到了北京電視臺遞出的橄欖枝。而這時,學校也向王磊發出了留校執教的邀請。“當時有些猶豫,北京電視臺機會是很多,但電視臺的音樂錄音特別簡單,每天更主要的是扛攝像機拍東西,我是學音樂錄音的,他要求的東西可能跟我的音樂錄音這個理想不太一樣。”   最后把王磊“拉”回學校的,還是當初把王磊“拉”進錄音系從而挖掘出他特殊的錄音天分的王少杰院長。“他說我有老師的樣子,比較適合教書。我還是比較適合回學校。”最后,出于對學校的深厚感情,也出于對自己音樂理想的堅持,王磊留在了學校。這一留他就再也舍不得離開。
      最初,一下子從接受知識的人變為傳授知識的人,王磊很不適應。“一開始教課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記得我第一節課的時候緊張到腿都一直抖,到底怎么上下來的、課上講了什么,一下課我就不記得了。”然而慢慢的,隨著近些年教課越來越游刃有余,王磊也發現他已經不可自拔地愛上了這個職業。“我就覺得教書對我來說是特別大的享受,我喜歡把我所有的知識傳輸給學生們,在這個過程中自己也得到了鍛煉。”由于每次上課都要面對著四、五十個不同的思維,合理地解答年輕的思維提出的千奇百怪的問題,王磊的思維也變得特別開闊,“我的經歷與得到的鍛煉是其他錄音師做再多音樂也得不到的。”
      教書育人11年了,當被瑣事纏身搞得身心俱疲的時候,當光是大量的錄音混音工作就占據了幾乎所有時間而沒有時間休息的時候,當想到教育所投入的時間和精力與收入不成正比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放棄教師這個身份?王磊的答案是:沒有。“做老師最大的滿足感應該就是幸福吧!我現在經常會被這個行業內的其他錄音師混音師說‘桃李滿天下’。確實是,北京現在 90%的錄音棚里都有我的學生,這種成就感是你做錄音師做到多高都沒法和我比的,所以我永遠不會放棄教學!”從錄音系教師,到教研室主任,再到錄音系主任,到今天的音樂傳媒學院副院長,變換的不僅是頭銜,更是王磊對教育工作的付出與責任。十年,上千名學生,活躍在各個音樂制作公司,“沒有比我更幸福的錄音師了!”談起學生的王磊,臉上的幸福之情溢于言表,獨屬于教育工作者的堅定眼神使人堅信他會把這份責任繼續下去。此時的他不是業界知名的錄音師,只是一個平凡的人民教師,卻也是最偉大的人民教師。

      曲線走進流行音樂領域

      畢業后留校做教師的王磊依然繼續著他最愛的錄音混音工作,在實踐的學習中一步步前行。王磊是令人羨慕的,作為老師,他 “桃李滿天下”,作為混音師,他年輕有為,碩果累累。但如今在流行音樂領域小有成就的王磊,最開始并不是直接做的流行音樂的錄音混音工作。
      王磊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完整作品,是99年中央電視臺的七一晚會,整臺晚會都是由王磊一個人錄音、后期合成。之后,王磊跟著著名音樂制作人、我國頂尖級錄音師“老哥”錄了三年的搖滾,崔健、臧天朔、軍械所、北京男孩……師從于老哥的三年時間里,王磊學到很多東西。離開老哥之后,王磊又去錄了三年的民歌和管弦樂,老師是中央廣播電臺的龔寅生,這三年,他又幾乎和所有民歌大腕兒合作了個遍,宋祖英、白雪、閻維文……直到六年前,王磊才開始做流行音樂,并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混音上,“錄音和混音是分不開的,但混音是一個真正做音樂的過程,一個作品究竟是不是一個好的作品跟混音有最直接的關系。它是起決定性作用的因素。”
      但開始混流行音樂的王磊發現,內地流行音樂的混音與港臺有一定差距,與歐美的差距就更別提了,“這些年我對錄音和混音的學習從沒停止過,實際上我工作了多少年,就學了多少年。在這個行業里,很多頂級的錄音師都是我的老師。”
      努力,追趕,超越,王磊最終在流行音樂領域作出了名堂。

    《香水有毒》與之后的從新出發

      2006年的一首《香水有毒》不僅造就了年輕歌手胡楊林,更是讓一個名叫王磊的混音師在業界一夜成名。 “那時候那首歌在網絡上先火了,但唱得一點也不職業,配樂只有一架鋼琴。”胡楊林找到制作人江建民(臺灣著名音樂制作人)幫她做這首歌,而深知王磊混音實力的江建民把王磊推薦給了她。“我第一遍聽就覺得這歌詞寫得實在太好,聽完能讓人起一身雞皮疙瘩,但剛混完的時候我沒想到這歌會火成這樣。”
      王磊沒想到的是,《香水有毒》成為那年無線sp第一的歌區,還蟬聯了好幾次ktv點唱率第一名,得到了歌迷的熱烈追捧和專業混音師的普遍認可。就這樣,隨著歌曲的爆紅,王磊打響了知名度,也成為了胡楊林的首席混音師,胡楊林的兩張專輯,主打歌全部是他做的混縮,因為她說“王磊對我的聲音太了解了,他清楚我要給人傳遞什么情緒”。胡楊林的第二張專輯,王磊一個人混了6首歌,“那張專輯里除了我混的就是臺灣人混的,那時候我覺得我和臺灣人比不差什么,也開始有些驕傲了。”成功來得太突然,于是,一些小膨脹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還好,這個膨脹期沒有持續太長時間,不久,王磊就遇到一個小小的打擊。制作魏佳慶專輯的時候,王磊再次感覺到了與港臺混音師的差距,這時他才明白,自己雖然有進步,但別的人也都在往前走,驕傲自滿只會讓人裹足不前。想通了這個道理的王磊不但沒有被小小的挫折打倒,反而整理心情,以更樂觀積極的心態從新出發,開始踏踏實實地做好音樂。
      “前年混的一張格里杰夫的專輯算是比較滿意的作品,但那張母帶被做的很差,有幾首歌剛聽完母帶我就忍不住哭了,辛苦了一個月的作品被人毀得一塌糊涂,挺傷心的。”說起那張專輯,王磊還是一臉遺憾,但樂觀的他也很快調整了心情。“從那張以后,我所有歌都挺不錯的,但要問我到今天為止哪首歌是我最滿意的,應該是還沒有。混音是一個遺憾的藝術,永遠都追求不到頭。”
      也許正是這種不斷探求的精神,讓王磊的好作品一首接一首。今年年初,王磊混了一首徐譽滕的《李雷和韓梅梅》,這首勾起無數80后美好回憶的歌在年輕歌迷之間迅速竄紅。但王磊已經不太關注這些了,現在的他更加關注的是音樂本身,至于紅不紅,好的音樂自然會吸引人。

    兩種生活,一樣精彩

      老師與混音師,更喜歡哪個身份?王磊說,哪個都不可缺。“我的職業一直是兩個,一個是老師,一個是錄音師和混音師。我一直沒有離開我最喜歡的職業,就算是當老師,我教的也是我所喜歡的錄音。”
      目前已是北京現代音樂學院音樂傳媒學院的副院長,王磊被業界的其他錄音師戲稱為“整個錄音界里行政職務最高的錄音師”,對于這個善意的玩笑,王磊一笑置之。王磊說,目前國內的錄音與歐美國家比還有很大差距,這個差距是“意識上的差距”,是源于我們的流行音樂與歐美的流行音樂的差距,而提升國內錄音整體水平的關鍵在于把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們的基礎水平帶到一個檔次,“所以把現有的知識傳播出去,意義重大。”
    05年以后,王磊就開始大力推進錄音系的課程改革,包括邀請中國傳媒大學的教授來校授課,強化基礎理論課的教學;創建全國獨一無二的課程設置,所有課程和市場緊密結合……逐漸地,北京現代音樂學院的錄音系成了全國知名的專業,王磊也成了這個知名專業最重要的標簽。
      但王磊的“雄心”遠不止于此,把自己的知識傳播給全國愛錄音、愛混音的人,提升國內錄音混音的整體水平,才是王磊的最終目標。為了這個目標,王磊先后到上海音樂學院、中央音樂學院、南京藝術學院、四川音樂學院、浙江傳媒大學、上海師大等專業藝術院校進行錄音混音的專題巡講。來聽講座的不僅是學生,還有各地的錄音師,幾乎場場爆滿,有的人甚至無論王磊到哪講座都會去聽一遍,已經成為超級粉絲了。王磊說他會一直做下去,因為“沒有退路了”。
      轉換到錄音師的身份,王磊對未來有另一番憧憬。自2007年創建“AllanWang”音樂品牌,王磊一直很努力地做自己心目中的音樂。剛剛裝修完還不到半個月的錄音棚更像一個舒適溫馨的家,但它卻是王磊的小小“發電站”,不知道未來會有多少好音樂在這里被創造出來。“這個棚在北京私人錄音棚里肯定能排進前五,目前只有張亞東和郭靚的棚比我的好。它以后面對的是一些臺灣的歌手和四大唱片的歌手。其實錄音棚是次要的,我的計劃是把“AllanWang”做得更大。我成立了一個文化公司,以后會簽藝人和一些影視演員,現在已經開始籌備第一次會議了。”談到未來,王磊眼睛閃閃發亮,信心滿溢,骨子里的驕傲一不小心就流露出來。
      這就是王磊的生活,在教師與錄音師之間自由轉換著,有時教師的比重多一些,有時錄音師的多一些,王磊在這兩種身份之間做著簡單的加減運算,快樂又驕傲。如果你也同時擁有兩種精彩的生活,有什么理由不驕傲呢?

     
       
     

    北京現代音樂研修學院 www.jessicakmiec.com 地址:北京市通州區云景南大街68號 郵編:101121 乘車路線(圖) 招生辦電話:010-60528885、60527838 傳真:81532440
    對外合作電話:010-60526214招生辦郵箱:cma_zhaoban@163.com 人事處郵箱:cmi0001@163.com 院辦郵箱:cmayb@163.com?對外合作:cmi_business@126.com
    技術支持:webmaster@bjcma.com 維護、投訴:cma315@163.com

    久久视频